火狐体育官网

法學院代表性成果

發布時間: 2021-04-30瀏覽次數: 98


 

 

 

 

成果1

題(ti)目: 社會工作的關系視角

作(zuo)者: 楊(yang)超、何雪松

發(fa)表期刊: 學海

發表時間: 2017年4月

成(cheng)果簡介(jie);

社(she)會(hui)(hui)工(gong)作(zuo)是(shi)創(chuang)新社(she)會(hui)(hui)治理的(de)(de)重(zhong)要載體(ti)。雖(sui)然(ran)社(she)會(hui)(hui)工(gong)作(zuo)專(zhuan)業(ye)在中(zhong)國發展(zhan)三十(shi)余年,但依然(ran)面臨原創(chuang)理論不足重(zhong)大而迫切的(de)(de)問題。關(guan)系是(shi)一個(ge)富有中(zhong)國色彩、充(chong)滿潛(qian)力的(de)(de)學術概念,且在社(she)會(hui)(hui)工(gong)作(zuo)實(shi)踐中(zhong)司空見(jian)慣。本(ben)論文通過對上海市多個(ge)社(she)會(hui)(hui)工(gong)作(zuo)領(ling)域(yu)的(de)(de)資深社(she)會(hui)(hui)工(gong)作(zuo)者(zhe)的(de)(de)深度訪談,以整合性的(de)(de)關系主(zhu)義分析社會工作(zuo)(zuo)者的關系(xi)實踐(jian),構(gou)建(jian)了(le)(le)一個探索性的社會工作(zuo)(zuo)關系(xi)視角(jiao)理(li)論框(kuang)架,包括哲學層(ceng)面(mian)的討論、理(li)論起點、核心概念和實踐(jian)框(kuang)架。這(zhe)一理(li)論框(kuang)架以關系(xi)主(zhu)義(yi)為哲學基礎,將關系(xi)主(zhu)義(yi)引(yin)入社會工作(zuo)(zuo)領域,提出了(le)(le)人即關(guan)系性存(cun)在(zai)假設(she),以(yi)關系為中心(xin)概念,借鑒(jian)潘光(guang)旦(dan)社(she)會(hui)學的點線面體思想(xiang),將關(guan)系操作化為關(guan)系主體關系(xi)鏈關(guan)系(xi)網絡和(he)關系(xi)世界,由(you)此形成(cheng)關(guan)系的概念連續譜。在此基(ji)礎上(shang),進(jin)(jin)一步從(cong)實踐層面進(jin)(jin)行概念轉換(huan),形成(cheng)勝任(ren)能(neng)力人際互動”“社會支(zhi)持”“結(jie)構變革,從而(er)形(xing)成了關(guan)系的實踐(jian)框架。最后(hou),從實踐(jian)模式(shi)(shi)上(shang)進一(yi)步操作化,并結合實務案例進行(xing)了說(shuo)明。由此形(xing)成社會工(gong)作關(guan)系視角的實踐(jian)模式(shi)(shi),作為對社會工(gong)作關(guan)系實踐(jian)的理論回應,也(ye)是一(yi)個社會工(gong)作本土化理論框架的嘗(chang)試。

《社會工作(zuo)的關系視角》發表在CSSCI來源期刊《學海》,該雜志復合影響因子1.726;排名(ming)學科前40%。本(ben)論文在中國知網(wang)上檢索(suo)的引用次數為22本(ben)文被中國人民大學報刊復(fu)印資料(liao)《社會工作》全文轉載被中國社會學(xue)網全文(wen)轉載;被中國社會科(ke)學(xue)網網站(zhan)全文(wen)轉載曾獲得臨(lin)沂(yi)市第二十四次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yi)等獎山東省第34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三等獎。

 

 

 

 

成果2

題目: 人工智能(neng)“未來法治”語境下財產權創新研究

作(zuo)者(zhe): 羅亞(ya)海

發表期(qi)刊: 江漢論(lun)壇

發表時(shi)間: 2020年4月

成果簡介;

人工智能是依法治(zhi)國目(mu)標中重點立法領域(yu),本成(cheng)果(guo)的主要內(nei)容如下: 人(ren)工智能引發了對傳統法律(lv)體系及法律(lv)理念(nian)的挑戰,財產權制度因此也需要制度完善和推進。人工智能對財產權制度而言,不僅有財產形式上的豐富,而且面臨人工智能人格化等法律倫理問題的拷問。財產權制度經歷了私人權利階段、公權力和私權利二元化階段以及普遍財產權階段,傳統財產權制度已經不能有效地囊括和解決人工智能語境下的財產權所面臨的新問題,財產權的法律倫理考量需要財產權規范特別是憲法財產權規范要突破傳統的規范結構,需要倫理制度和規范構造的推進來實現對部門法的價值鎖定。憲法財產權規范不能拋棄傳統規范要素和制度內涵,但是同樣也需要對財產權理念、規范基本構造和制度進行創新,實現憲法財產權在人工智能發展上的價值引領作用。本(ben)成果從“未來法治”的視角,探討了人工智能立法的若干問題,為本問題的深入研究和實踐立法提供一定的理論支撐。

 


火狐体育官网